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7 09:26:1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后来我们听说范某在幼儿园被关停后,自己还找了一份工作,我们以为她不会再开了,没想到她又私下雇人在家搞了这个点。”李小芹说,事发后,公安机关已经对此事立案调查,街道再次联系多部门对范某在自己家设立的这个“学前班”关停,工作人员现场劝导其他孩子家长将孩子接走,并明确告知该地方已关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曾两次作案,被判刑十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黎常发盗窃案案发,是因涉盗嫌犯方某某的报案。方某某被取保后,听其妻子说,黎常发在办案期间叫她将方某某的身份证和工商银行卡交给他。5月24日早上,方某某到银行取钱,发现其建设银行卡、农业银行卡、工商银行卡的款项被他人取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鉴于黎常发的家属代其退赔了被害人方某某的经济损失,获得被害人方某某的谅解,可以酌情从轻处罚。一审判定性准确,量刑适当,审判程序合法,唯认定黎常发盗窃被害人吴某某、贺某银行卡内资金的数额不当,致责令黎常发退赔被害人的数额不准确,均应予以纠正。鉴于改变部分事实认定后,黎常发的犯罪数额仍属于数额特别巨大,原判对其已经在幅度之内处以最低刑,量刑并无不当,不再调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者试图拨打范某和顾某的电话核实情况,但截至发稿前,电话无人接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噩耗:兄弟俩被忘 “校车”内,弟弟长期昏迷“脑死亡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月15日,谢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经过治疗,文文已逐渐恢复,目前能正常交流、活动。但瑞瑞却始终处于昏迷状态,至今未能醒来。为了救治瑞瑞,谢先生一家花费了十多万元,带着瑞瑞先后前往徐州儿童医院、北京儿童医院求医治疗。但两地医院医生都告诉谢先生,瑞瑞目前已处于脑死亡状态,即使救治得当,也可能会成为植物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道路斜对面,相距二三十米远,记者看到一座三层小楼,其一楼绿色的门牌上面字被清除,但能看出曾挂过“双语学前班”和一个电话号码,一楼玻璃门外装了一个铁栏杆,上门挂着锁,玻璃门内拉着窗帘,透过中间缝隙,可以看到里面散乱摆放着一些儿童玩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5月29日,黎常发被刑事拘留,同年7月5日被逮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8月31日,家住连云港的谢先生接到幼儿园园长范某打来的电话。电话中范某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告诉他,文文和瑞瑞出了事,让他赶紧到连云港市第二人民医院。